居民消费平稳增长 增强消费拉动经济增长作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4  浏览次数:721
    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速走势   我国城乡居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速走势   住房相关消费走势   我国城镇居民四大类收入累计增速走势

  2018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平稳向好,消费市场较为活跃,延续了增速平稳的基本态势。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7.8%,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成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稳定器”和“压舱石”。 尽管当前我国终端消费增势基本保持平稳,但消费领域仍存在着农村消费释放障碍较多、城镇消费升级动能急需加强等问题。针对当前消费领域存在制约消费潜力释放的一些主要问题,我们应从有效促进居民增收、完善法律法规和制度建设、加强监督监管等方面下大力气,进一步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邹蕴涵

 

  当前消费市场发展呈现四大主要特征

  2018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平稳向好,消费市场较为活跃,延续了增速平稳的基本态势。城乡一体化入户调查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5.4%,增幅同比回落0.8个百分点,与2017年全年实际增速基本持平。同时,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8.1%,较去年同期下滑0.7个百分点,但比1月至2月累计增速高0.2个百分点。

  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7.8%,比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出46.5个百分点,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成为保持我国经济平稳运行的“稳定器”和“压舱石”。

  此外,从一季度消费市场发展来看,主要有以下四大特征。

  1.农村消费增势较好,城乡消费增长发力点存在差异

  统计局入户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3月,我国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8.8%,增幅同比提高了2个百分点,延续了自2017年以来持续向好的增长势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仅增长3.4%,增速同比回落0.2个百分点,低于全国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速2个百分点,自2016年四季度以来累计增速持续下滑。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统计看,1月至3月农村居民社消实际累计增速高于城镇居民0.4个百分点,同样显示出城乡居民消费走势分化。

  具体来看,一季度最能拉动城乡居民消费需求的部分是衣着消费和居住消费增长,其中城乡居民的衣着消费分别增长了8%和11.1%,高于去年同期的10.1个和8个百分点,也高于去年全年增速的6.9个和4.7个百分点,呈现出近四年来最强劲的增长势头;城乡居民的居住消费支出分别增长11.6%和15.4%,均延续了2017年下半年以来的较快增长态势。同时,随着医疗相关制度及消费观念的不断调整,城乡居民的医疗保健及服务支出也呈现快速增长,一季度增速分别达到17.9%和24.5%。

  明显不同的是,交通通信支出在拉动农村居民消费上作用明显,增速达到13.4%,高于城镇居民支出增速12.3个百分点。除去衣着支出和居住支出外,拉动城镇居民消费增长的主要集中在服务消费领域,其中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累计增长7.7%,高于去年同期2.6个百分点,也高于城镇居民消费平均增速的4.3个百分点。由此可以看出,城乡居民消费升级的焦点存在差异。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之后,农村居民正在经历城镇居民业已经历的汽车、通讯工具等“大件”消费爆发式增长阶段,而城镇居民则开始率先进入服务消费为主的新时期。

  2.房地产市场调整的影响广泛,汽车终端消费向好

  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持续趋严,1月至3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仅增长3.6%和10.4%,增速分别回落15.9个和14.7个百分点。房地产市场整体趋冷,给居民消费带来了两方面影响:一是租房价格快速上涨,涵盖了居民房租、水、电、燃料以及物业管理等支出的全国居民人均居住消费支出累计增速达13.2%,较去年同期提高4.3个百分点,城镇居民的此类支出增长较为显著;二是与购房相关的居民支出增势偏弱,其中规模以上单位的家具零售额及建筑装潢材料类零售额分别增长9.3%和8%,增速较去年同期分别回落3.3个和6.8个百分点,整体增速已经随着房地产销售趋冷而开始转弱。

  一季度全国人均交通通信支出较为低迷,实际仅增长4.1%,增幅同比大幅回落了6.1个百分点。相比之下,汽车类消费明显向好,1月至3月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零售增长7.4%,增速同比提高了5.1个百分点。对照中汽协的产销数据发现,汽车销售仅增长2.8%,与汽车消费7.4%的良好增势明显不同,这种“倒挂”特征反映出经销商购买偏弱、终端消费较好的态势,也可能是限额以下单位汽车零售情况不佳所引起的。

  3.线上线下加速融合,新零售效应显现

  1月至3月,全国网上零售额增长35.4%,增速同比提高3.3个百分点。其中,实物网上零售额的吃类、穿类、用类增速分别为29.4%、18%和31.1%,增幅分别提高了11.7个、2.4个以及0.7个百分点。在线上零售火热的同时,线下销售发展势头也较好。1月至3月,在商品零售总额增速同比回落的情况下,限额以上单位零售额增长8.5%,实现了较去年同期增速加快0.6个百分点的良好势头;在餐饮总收入增速持续回落的情况下,限额以上餐饮收入增长8%,增幅提高0.7个百分点,这也反映出大型零售商或餐饮企业在经过转型调整后,整体发展形势已经明显趋好。

  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反映出新型零售开始以两侧发力的形式推动消费增长。对于消费品和服务提供商来说,线上电商通过单一APP将分散在全国的需求集中起来,再采取线上下单、线下提货,或者线上线下同时发售的方式带动线下门店发展。线下门店,特别是大型门店通过店面位置、内部装饰、商品齐备性等优势获取客流,实现消费场景的生动化和具体化,为消费者提供了线上购买所缺乏的消费体验。因此,线上线下消费呈现出共同向好的态势。

  4.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大降,服务消费保持快增态势

  今年一季度,原本持续正增长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出现负增长。1月至3月,全国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意外同比下降5.4%,其中城镇居民支出下滑4.3%,农村居民支出下滑9.6%。根据相关统计数据,错月因素导致今年春节部分地区春季开学偏晚,教育支出并未像去年一样包含在调查期内,是导致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下滑的主要原因。从实际情况看,2018年春季开学普遍在3月2日元宵节之后,很少会迟于3月中下旬,而入户调查也很难在3月上旬就完成(否则无法准确反映1月至3月情况)。所以,尽管不排除教育支出未在统计期内这一因素扰动,但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依然延续了去年以来实际增速不断放缓的态势。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服务类消费保持了良好增长态势。入户调查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人均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实际增长10.2%,高于总支出增速的4.8个百分点;医疗保健及服务支出实际大涨13.6%,增速位居八大类消费支出之首。同时,全国网上服务类消费增速在35%以上。可见,居民消费升级的一个主要方向将集中在服务消费领域。

  当前消费领域存在的一些主要问题

  与其他需求相比,尽管当前我国终端消费增势基本保持平稳,但消费领域仍存在的一些问题,正在影响居民消费需求的持续释放。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都面临具体的制度性或收入性问题。特别是在服务消费快速爆发式发展之时,缺乏监管等问题引发了一些消费问题。

  1.农村消费释放仍存在诸多障碍

  当前,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增速持续高于城镇居民,持续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显示消费结构升级动能较强。但也应注意到,农村居民消费潜力释放仍面临诸多障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消费升级速度。

  第一,农村商品零售价格持续偏高。1月至3月,农村商品零售价格指数(RPI)增速为2%,高于同期城镇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增速0.5个百分点。2002年至今,仅在2014年5月和2017年4月至5月出现过农村零售价格指数低于城镇商品零售价格指数的现象。在农村居民人均年收入仅为城镇居民收入37%的情况下,农村居民面临的商品零售价格、居民消费价格偏高将直接影响农村居民的实际购买力。

  第二,农村基础设施相对较差。一方面,农村商贸流通基础设施,如商贸流通中心、大型超市等存在布局少、种类少的问题,特别是购物“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仍然较为突出,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农村物价偏高;另一方面,尽管网上购物的普及正在缓解城乡居民“同物不同价”的问题,但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匮乏正在影响线上购物需求释放,典型的包括光纤不入村、网速较慢以及网费依然偏高等问题。

  第三,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对农村居民消费的带动作用较弱。目前,新零售仅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和部分重点二线城市形成发展萌芽,在三四线及以下的城镇暂时很难实现。以盒马生鲜为代表的新零售商业模式整体商品档次较高,需要针对高消费能力的客户群,需要相当大的人口密度支撑,农村居民如何接入存在很大问题。

  第四,耐用品消费存在掣肘。城镇居民已经度过了汽车消费爆发式增长阶段,但农村居民需求仍有很大的释放空间,但是四线及以下城镇的经销商4S店偏少、消费金融不能准确对接需求等问题正在影响相关消费需求增长。

  2.城镇消费升级急需更强动能

  从前述分析看,全国居民消费支出中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等升级类消费增速持续放缓,主要拖累因素在于城镇居民消费势头不够旺盛。除去统计因素的意外扰动外,升级类消费增长具有其他隐忧。与农村居民相比,城镇居民的吃穿住行等传统消费基本上已经度过了快速释放期,消费升级已经开始以发展型、享受型消费为主。当前,由于发展型、享受型消费具有较大收入弹性,所以此类消费增长比传统消费的波动性更大,需要积聚更强的动能才能推动其持续升级,收入保持较快增长是首要因素。

  城镇收入结构性变化不利于消费持续升级。从一季度居民收入情况看,城镇居民收入实际增速仅5.7%,较去年同期下滑0.6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9个百分点。除经营性收入外,城镇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增速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并且,在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趋于下降的同时,转移性收入占比的提升速度明显快于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占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17.9%,高于经营性收入(占比11.2%)和财产性收入(占比9.9%)。因为,居民消费需要更多依靠工资性收入等“持久性收入”支撑,所以转移性收入这类“暂时性收入”为城镇居民消费持续升级的动能相对更弱。如果城镇居民的“持久性收入”不能保持持续较快增长,那么消费升级之路可能出现短期波动。

  城镇收入分配变化不利于促进消费。除此以外,城镇居民收入分配较农村居民下降更快一些,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消费增长。今年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占平均数的比重为86%,较去年同期下降1.1个百分点。农村正好相反,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占平均数的比重为79.6%,同比提高了0.7个百分点。城镇收入中位数占平均数的比重下降反映了群体内中等收入群体收入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映射出消费主力群体的消费能力有所下降,这不利于促进消费。

  3.服务消费存在较多问题

  随着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居民对为服务付费的接受程度也明显提高,服务消费成为消费领域新的增长点。在北京和上海等发达地区,服务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已经接近或者超过商品消费。但受到相关制度、市场建设滞后等因素的影响,服务消费市场出现较多问题,较为典型的是美容美发、健身、洗车等领域内存在着预付式消费问题。

  第一,擅自终止服务。实践中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售卡经营者“跑路”且无法取得联系,导致预付卡无法继续使用。第二,设置“霸王条款”。经营者普遍不主动提供书面协议,甚至有的还拒绝签订协议。部分经营者提供的合同文本,含有不公平、不合理的霸王条款,如“剩额不退”、“不得转让”等。第三,存在虚假宣传。经营者采取夸大宣传的方法,只介绍各种优惠的额度和种类,却故意隐瞒重要消费信息,存在片面宣传情况。第四,存在诈骗行为。部分经营者不以诚信经营为基础,通过销售预付卡套取现金,借机敛财,实施诈骗,最后携款外逃,导致大量付款消费者蒙受损失。如果此类服务消费领域内问题不能得到及时有效解决,势必将影响未来居民服务消费信心。

  促进居民消费需求不断释放的若干政策建议

  针对当前消费领域存在的制约消费潜力释放的主要问题,应从有效促进居民增收、完善法律法规和制度建设、加强监督监管等方面下大力气。

  1.加大力度保障农民增收

  第一,推动农业生产领域供给侧改革。大力推广节本增效技术,节地、节水、节油、节肥,提高家庭经营的效益;进一步推进农地规模化经营,提高生产效率;大力促进农产品加工、电子商务、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农家乐等农业农村相关产业,延长产业链,让农民更多地分享农业增值的效益。第二,破除农民增收的“玻璃墙”和“天花板”。给予农村经营性土地完整的、切实的法律保障,稳定农民预期;因地制宜,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的股份制改造工作,进一步拓宽农民财产性收入来源。

  2.推动城镇居民收入多元化增长

  推动城镇居民从之前主要依靠工资性收入逐步转向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并重的新局面,同时加快减轻居民纳税负担。第一,加快推进家庭一体化征税,在今年内切实提高个税起征点,有效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第二,加强规范金融市场秩序,有效保障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第三,通过创新金融体系、强化投资理财渠道监管、规范交易方式、探索网络交易模式,让居民拥有更为多样的金融理财工具和产品。第四,完善政策法规,保护民间投资的合法权益。

  3.规范服务业发展

  针对服务消费领域预付式消费特征,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入手。第一,完善法律制度,强化职能部门监管。加快出台专门的或综合性的法律法规或规章,明确服务消费的预付卡发售单位资格、责任义务、违约责任、监管部门、消费者救济途径等种种细则,使预付卡消费有法可依;建立预付卡消费卡发售的登记、申报、备案制度,完善“黑名单”制度,强化对经营者的监管并加大执法力度。第二,完善经营者信用机制,引入限制及禁止发售预付卡消费卡管理机制,让“黑名单”内的经营者承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后果,完善诚信缺失退出机制,增加违法经营的成本。鼓励和扶持诚信守法的经营者发展。

  针对服务消费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笔者建议:第一,规范服务质量分级管理,加强质量诚信制度建设,完善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平台;完善生活性服务业重点领域认证认可制度,完善涉及人身健康与财产安全的商品检验制度和产品质量监管制度。第二,依托各类职业院校、职业技能培训机构加强实训基地建设,实施家政服务员、养老护理员、病患服务员等家庭服务从业人员专项培训;鼓励从业人员参加依法设立的职业技能鉴定或专项职业能力考核,鼓励和规范家政服务企业以员工制方式提供管理和服务,实行统一标准、统一培训、统一管理。

 
 
[ 资讯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点击排行